散文(杂文)

鲁迅先生真的该走了吗

2013-11-02 22:11:00| 发布者: tianjin| 查看:

摘要:

(李有为)

     近闻鲁迅先生的文章又被从人教版课本中移除几篇,加之以前的陆续所为,大概已经所剩寥寥了。

     更有专家举出种种理由,建议全面删除先生的文章,不再让这些充满了所谓仇恨和批判的晦涩过时文字教坏青少年,全部换上一些唯美的章节来陶冶情操。

     此种论调闻之,借用先生语论,实在无话可说,对于这些无知者的荒唐,也不如忘却,不说的好吧。

     可于我又不得不说,也许先生在世,不屑于与宵小论争,图增鼠辈之名,但我也是读着先生文章长大的,所受教益尚深感于心,也望于自己的理解一吐为快。

     于文字表述而言,先生的文字时而夹杂着一些半文言在内,加上思想内涵深邃,的确令当今的中小学生难以轻易理解。可大家不要忘记,鲁迅先生为文的年代还是一个崇尚文言文为美的时代,那个时候鲁迅和胡适等人一起支持了新文化运动,针锋相对地与旧文学阵营进行了直接竞赛,用自己的文字证明了“旧文学之自以为特长着,白话文学也并非做不到”,并为新散文的创作奠定了基石。仅此一点,于纯文学领域而言,鲁迅也足成巨匠。所以,我们不能站在徐志摩、张爱玲营造的小资氛围中和先生比较,更不能站在韩寒与郭敬明们用意识流砌成的美文里和先生比较,说先生语言晦涩,这是一种不敬,更是对时代的亵渎!

    我也是受白话教育长大的,上学时接触了很多先生的文章,从《一件小事》到《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从《为了忘却的纪念》到《阿Q正传》……凭心而论,当时有的真的读不懂。可是多少年之后,我突然懂了,犹如武侠小说里面描述的多年苦练内功赫然而成,身心俱舒,记得在一段时间内我刻意摹仿先生的笔法写文章,很自得的感觉。《倚天屠龙记》中谢逊于冰火岛教张无忌强背七伤拳经,古时少年懵懂之际必熟读孔孟之书,这种积累其实是一种量到质的飞跃,非积跬步和溪流而不成也。先生的文章较之文言文而言,是非常白话的了,他为我们在文言和白话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当然走过还是退却由个人而定,但没了桥,也就失去了选择的自由和贯通的舒畅,我们不该扼杀这种基础,更何况就文言文本身而言,诸如《老子》、《孟子》、《论语》等,都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思想的集大成者,丢失了才是犯罪。

    同样是时代,鲁迅处在一个封建体制逐渐解体、新的制度正在挣扎诞生的时期。动乱频生、思想汇集、救国还是灭亡在考验着每个人的神经,这是一个怎样的历史舞台!先生在那个时候弃医从文,根本目的就是要敲醒国人已经麻木不仁的神经。在国民大众早已被封建文化支配得如待宰羔羊一般自觉地走向悲剧的时候,你还怎么要求文章中的美好和美感?!鲁迅不是李白,豪饮伴轻狂;不是陶渊明,采菊悠然望南山;更不是柳永,花前月下曼曼轻歌;他只能做现代的陆游和辛弃疾,“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知道历史的人都应该懂得,在那个封建礼教和愚昧文化大量残余的时期,社会矛盾纠结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让人民觉醒。那个时候,美酒蜜饯是没有用的,风花雪月的小资更是扯淡,鲁迅是革命的更是聪明的,他因此义务反顾地举起了投枪,投向敌人,也唤醒民众。因此,文章中不可避免地充满了批判、讽刺和对国民劣根性的无情揭露与鞭挞。先生所关心的,是整个民族的历史命运,必然蕴含着浓重的历史意识。先生曾说,他并没有将小说抬进文苑之意,只不过想利用它的力量,来改良社会。这其实才是在治病,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寻求民族之魂的回归啊。

    因此,做为革命家而言,鲁迅先生更是伟大的!

    当然,话题拉回来,现在建议删除先生文章的专家高士们似乎没有彻底否定先生在历史上的伟大,只是强调文字晦涩和文章过时两点。

    关于文字晦涩我已于上文将自己的观点做以说明,这里说说文章过时论。

  虽然新中国建立已经60余年,但有几个人敢说几千年的封建遗留对我们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就自己而言,即使是伴随着改革开放长大的一代,有的时候也会为一些问题所萦绕,世俗与道德、责任与心性、思想与行为无一不在受着老祖宗们思想的影响。除非你不是中国人,或者你从小就在西方世界里面长大,否则,谁也逃不出这个可悲而又无奈的圈子。

    我们中国人真的不再劣根与丑陋了吗?鲁迅先生过世几十年后,柏杨先生写出了《丑陋的中国人》,也是对国人恨铁不成钢地期待与鞭挞,柏杨先生看到了,我们就没有看到吗?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在自欺欺人地粉饰着人性的伟大和社会的太平。当今社会,“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的仍然比比皆是;孔乙己、阿Q和祥林嫂们依然层出不穷;先生在《呐喊》和《彷徨》中提出的农民问题和知识分子问题依旧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记得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民族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能够检验它的文明程度,一个民族对待工人 和农民的态度则检验了它的良心!

    在我们自己都难以断定良心是否仍旧泯灭的时候,在种种依稀于先生书中看到的人和现象在眼前重现的时候,在我们的国歌依然告诫我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又怎么能扪心无愧地说鲁迅先生文章过时了呢?!

    所谓的“学者专家”们,恐怕你们才是真正惑国人精神的迷离之音吧?!

    但也要感谢你们让我追忆起鲁迅先生,这个中国现代史上将革命家、思想家和文学家统一为一体的历史巨人,这个除了在文字鞭挞批判之外还会为革命青年流血而深深痛哀的性情中人。

  先生逝世77年之后,请相信依然会有人努力象您一样忧国忧民、敢爱敢恨、坚持无悔吧!       

上一篇:十年 下一篇:说与写

Copyright 2016 天津市商会 版权所有

天津市工商业联合会 电话:022-27125110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花园路9号 邮编:300041

技术支持:天津青年创业园 津ICP备0500095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