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杂文)

透过 “岁月号”看人性

2014-04-23 11:13:03| 发布者: tianjin| 查看:

摘要:

    韩国“岁月号”船沉没了,倾覆在21世纪的近海,几十条救生艇没有放下来,夺走了几百条鲜活的生命,伴随着一个又一个年轻生命的离去,幸存下来的却是船长与船员,这是天灾,还是人祸?

    许多人都不自觉地拿这次沉船事件和当年的泰坦尼克号相比,其中最突出的无疑是两条船上船长和船员们的行为差异,不言而喻,这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伟大与龌龊。

    也许我们不应该过分责难船长的临阵脱逃,毕竟在人性深处求生的渴望胜过了一切,可问题在于,你是船长,就有呵护全体乘客安妥的责任和义务,这时的你,必须要有和船只共存亡的悲情与胆气,否则就难辞其咎!

    “岁月号”的沉没在短时间内加剧了世人对人性的思考和辨析,其实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被周围看不见、摸不着、想不透的人性氛围包围并氤氲着。对人性的审视是没有国界的,千万不要以“五十步笑百步”的心态认为我们国民的人性高于韩国国民的人性,柏杨先生早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就很明晰地指明了国人的劣根性,相对于历史文化远逊于中国的韩国而言,我们国民的人性恐怕更是源之愈久,劣之欲深吧?

    经过几千年封建文化和社会现实的熏陶,大部分国民已经修炼成外表光鲜亮丽的花瓶,嘴大皮薄肚空,必须轻拿轻放,生怕一不小心被击打成美丽的碎片。这样的人,谨慎自保尚且不及,又哪有血性和胆气为人性义举之事?于是乎,在我们面前出现的常常是阿谀诽谤而非正义谏言;常常是袖手旁观而非挺身而出;常常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常常是见风使舵而非一往无前……

    虽然人性的赢弱并不能完全代表人格的好坏,但长此以往,却可以让软骨病迅速传染,进而造成国家和社会的赢弱,甚至让整个民族挺不起脊梁。明朝的太监监军使得整个军队都仿佛受到了阉割,往往祸起萧墙,不战而败;清朝的北洋舰队以坚船利炮之优却懦守怯战,最后一败涂地。历史的反光镜从来没有停止昭示我们对人性的反思,只是我们自己不长记性罢了。

    “试玉要烧三日满,辩材须待七年期”,处事经历过困难与荆棘才能分辨出真情和朋友,人性砥砺在最危急的时刻才能辨出真伪与高低。我们在岁月包裹的人性中行走并成长着,其实生活中并不缺少铮铮铁骨和仁人志士,但只有我们思辨之、心向之、行随之,真正人性的回归才有希望。

    伟大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家马尔克斯刚刚离世,一个文学作品是否伟大,很大程度上在于作者笔下对人性的拷问是否深刻而真实。多年以后,当“岁月号”的船长面对着岁月的审判时,他是否会反思和忏悔,在那个清晨的海上自己因为恐惧而泯灭的人性呢?

    (李有为)

Copyright 2016 天津市商会 版权所有

天津市工商业联合会 电话:022-27125110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花园路9号 邮编:300041

技术支持:天津青年创业园 津ICP备0500095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