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狗不理、天津同仁堂、宏仁堂董事长张彦森:在创新中传承 做一名老字号企业的“真工匠”

2019-04-08 15:49:34| 发布者: 本站编辑| 查看:

摘要:
  光阴如梭,时光转瞬。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如春风吹拂神州大地已有40年。于个人而言,已是半载人生,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和受益者,我要感谢这个时代,感谢改革开放和“一带一路”中国经济全球化的战略布局。

  乘势改革东风,下海迎来人生转折

  我出生在河北吴桥,吴桥素来有“人间游乐无双境,天下杂技第一乡”的美称。所以,年幼之时,在故乡的热土和耳濡目染中,我自然而然就习得了杂技的真谛,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1971年的时候,凭借过硬的专业技能我考进了天津杂技团。22年的杂技团工作生涯,让我与天津这座城市结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缘。人生的转折点在1994年,感恩于改革开放。正是有了改革的东风,我才能有如此大的勇气下海经商,走出我人生的另一片天地。由于在杂技团工作的经历,所以,我创业之初,就以文化交流为主业,先后在天津、北京注册了科工贸和文化艺术发展等几个企业。当时,我利用电视传媒开创“电视购物”和“电视选房”的独特营销方式,成为了那个时期最为时尚的一股新潮流。

  1999年,经过认真的市场考察和调研之后,我认识到餐饮业已成为社会经济最活跃的增长点,于是又成立起森永泰餐饮有限公司,陆续开设了中华炖品酒店、三六三酒店和117花园别墅等六个风味独特、品位高雅且景观壮丽的酒楼。天津人素来讲吃,懂吃,也会吃,老饕众多,喜欢品尝美食的人一定对这几个与众不同的酒店不陌生。应该说,我的这几个酒店不仅为天津的餐饮市场增加了一道靓丽的风景,也为后来的发展积累了后劲。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医疗卫生系统也开启了改革的历程。2000年,改革逐渐向纵深发展,就在2002年,医药行业开始GMP认证。天津同仁堂是一个已有200多年历史的老字号,设备陈旧,技术落后,年亏损380万元。当时面临医改,只能向社会招募投资才有可能通过认证。要不要参与同仁堂的改制?我心里经历了很复杂的斗争,一方面是严重亏损的现状与尚未可知的前途,另一方面,这个企业确实已经是传承了百年的老字号,其品牌价值早已深植民心。最后,以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责任和担当,以改革开放之勇赋予我的胆识,我下定决心联合合作伙伴一同投资了同仁堂。更换设备,改造基础设施,更新软件系统,我一边让企业发展,一边解决各种实际问题。就这样,在改制的转年就顺利通过了国家GMP认证,使同仁堂跻身于现代化制药企业的行列。后来,我与合作伙伴又参与了宏仁堂老字号的改制。全新的经营理念,让这两个企业在改制后不仅在经济面貌上发生了根本的转变,科技进步也取得了巨大进展,先后获得多项国家专利。宏仁堂的“逐血胶囊”在2008年取得了单品销售额过亿的成绩,成为天津市中医药行业第三个单品过亿的产品。这些成就之所以能够得以实现,都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机遇,感恩时代的馈赠。

  国改大势所趋,一锤定音的津门情怀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已经驶入快车道,部分国企大面积亏损、债务重组,改革势在必行。2004年冬的一天,当时我正在香港考察市场,无意间翻看《文汇报》时,一则“天津狗不理饮食集团的国有资产要整体退出,以1500多万元起价拍卖的形式转让”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经确定消息属实后,我决定立刻回津。

  天津的“狗不理”毕竟与一般企业不同,它不仅是一个在天津乃至全国都具有很高知名度同时也有着深远影响的品牌,而且在天津这个城市的经济文化中也占有不可忽视的位置。因此,决定拍卖之日起,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而且天津相关管理部门更是设置了“投资者要追加注册资金3000万元”、“必须得到狗不理原班领导层认可”等多项层层竞拍关卡。除此之外,如果我想参与竞拍,竞拍所需资金要经过同仁堂董事会的同意与拨款,当时董事会中不乏极力反对的声音。但是,我对老字号情有独钟,更看重天津这座城市的文脉。民族情怀的信念始终支撑着我,即使此刻面临内外部巨大压力的夹击中,我想参与竞拍的决心也丝毫未减。后来经过多轮董事会的探讨,最终,董事会给我授权6000万元竞拍资金的上限。

  2005年2月28日,我去产权交易中心的路上,车里的早间新闻广播开始报道“狗不理”拍卖的消息。并且将参与此次竞拍的企业逐一做了介绍,我凭着这些年在商界的经验,预感到这次竞拍不会轻而易举,如果没有8000万恐怕拿不下来。就这样,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仓促上阵了,拍卖会定于上午10点正式开始。8点30分,参加此次竞拍的有关各方面人士以及中央电视台等各路权威媒体陆续走进会场。拍卖会准时开始,几轮角逐下来,竞价15分钟之后就推到了8000万元的关口。现场气氛越来越紧张,我意识到,这场竞拍到了这时已经不再是简单的钱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留住天津文化的魂。“狗不理”是天津的品牌,是这座城市的文化积淀,不能就这样轻易的被外地企业家买走。虽然这时价位已抬升到远超于“狗不理”本身价值的8000万元,我的心情却异常坦然,超出的价钱由我自己承担,我也要把“狗不理”留下来!随后的竞价趋于白热化,在激战153个回合之后,我以1.06亿元拍得“狗不理”。

  重启辉煌,举步维艰的企业改革

  竞拍成功后,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轻松,首先是注册资金与竞拍价钱,巨大的金额着实是不小的压力,在经过多方努力后终于支付了首付款和增资款,此次拍卖才算彻底有效。2005年3月8日,我作为“狗不理”新的掌门人来到企业,迎接我的是一个接一个尴尬的局面,先是原企业领导层与职工的不信任与不配合,而后是大大小小犹如无底洞的债务纠纷。面临这种种的逆流,我感到步履维艰,甚至觉得比在当初竞拍时遇到的情况还要艰难。虽然境况如此糟糕,但我内心坚定,为了给企业员工鼓劲,在各种场合我一再表示决心,一定要尽快改变现状,尽快把企业发展起来。就这样,过了十几天,企业里的一些人终于被我打动了,纷纷表态一定配合我的工作。我从开始连办公室都没有的境地,一点一点用真诚的心打破了僵局。

  有了大家的配合,我的干劲更足了,一手抓发展,一手抓治理,这其中的甘苦和艰辛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时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资金紧,再有就是管理队伍的短缺。我想尽一切办法,通过能够利用的所有渠道为企业筹集资金。我的心里很清楚,只有有了资金,企业才能发展,员工才能信任企业。有了可支配的资金,改制当年就建起制馅中心厨房,在西青开发区建起了现代化的速冻食品厂,在南市食品街和水上公园旅游景点接连创办了两家狗不理酒楼,之后又陆续投建了20多家错位经营、不同类型的酒楼。除此之外,解散了从市场和企业之间谋取不正当利益的物流公司,重新审核狗不理加盟商的资质,联合相关部门开展全国性打假工作和收回海外抢注的商标权等等一系列改革措施。

  后来,我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觉得定位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市场消费者分为很多层次,要想把“狗不理”做强做大,就要覆盖到所有阶层。于是,我开始调整经营结构,创新商业模式,针对本地大众消费人群,推出人均60、70元左右的家庭品质套餐、新增了品质优多样化的早点业态,大众消费进得来、吃得好、能常来。针对旅游群体,融入更多地域文化和地域历史名菜,挖掘、包装人文故事,增强消费体验与附加值。而对于城市尖端消费人群,打造洋楼型、商务型酒店,满足消费者高品质的生活需求。2016年,狗不理集团全年接待服务顾客超过280万人次,2017年的营业收入再次实现2位数增长。

  与此同时,成功研发出狗不理包子专用自动化生产设备,其中自动投料系统和电脑程式控制拌馅系统有效解决了和面、制馅工序;全自动成型系统完美实现了狗不理包子半发面、十八个褶自动成型;螺旋一体化自动线设备和自动包装设备解决了速冻、包装一体化的难题。不仅实现了产能翻番,而且减少了生产过程的人员接触,避免了食品污染。

  站在时代“风口”,主动出击树立“老字号 互联网”思维,布局天猫、京东等主流电商平台,开设美团、饿了么等线上外卖平台配送窗口,不断拓宽企业销售渠道,为老字号在快速更迭的时代中注入了发展新动能。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20万人次、年龄层集中在24-35岁的用户通过线上渠道购买狗不理的产品。除了电商平台,狗不理集团正快速进入便利店市场,去年与7-11、罗森等多家连锁品牌便利店合作,铺货数量超过3000家;进入阿里巴巴“盒马鲜生”北京和深圳的线下门店销售;与京东旗下便利店运营公司签署战略协议,按照京东的1万家便利店发展战略,狗不理的产品将遍布全国各地各个角落。

  投身国家重大战略,追求卓越扬民族之魂

  随着中国产业今天的不断进步升级,全面深化改革步入深水区,“一带一路”战略的持续推进。我深知,在改革开放这40年来,时代在不断给予我们新的机遇,作为新时代的企业家,在面对国家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势必要把提高企业发展质量和产品质量摆在首位。唯有这样,“百年老店”才能持久经营与传承,传统技艺才能代代流传,老字号才能做强做优。

  我的多年从商经验时刻警醒我,在市场的大潮中,不进则退,慢进亦退,跟上国家“走出去”的战略步伐,才能不断获取新的增长引擎,只有在国际竞争中历经考验,才能让民族品牌勇立潮头。近年来,狗不理集团不断尝试海外单店加盟、平台合作、渠道嫁接、技术转化、股权投资等模式,先后尝试性在韩国、日本、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开设狗不理餐厅,积累境外拓展业务经验;有意识谋求与大平台、成熟网络进行战略合作,与拥有世界500多家机场餐饮经营管理权的英国SSP公司,在香港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通过SSP平台和网络,目前狗不理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店、北京国际机场2号、3号航站楼店经营业绩良好,香港、英国、法国等国际机场店随时等待现有铺位合同到期品牌调整招标。老字号民族品牌在国际高端商旅客群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现如今,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企业只有跟随“一带一路”的政策走出去,拥有整合全球资源的能力,才能不断增强企业的竞争力,注入持续发展的活力。基于这种考虑,我带领团队先后收购了澳大利亚知名保健品老字号Blooms 与生物科技公司BJP,未来狗不理将会充分利用当地符合标准的制造工厂车间、出口标准、销售网络,全面实现狗不理包子生产本土化、销售国际化。从而,让世界了解到“狗不理”包子这种符合人类健康的食品,让中国的老字号品牌名扬海外。同时,澳大利亚保健品老字号Blooms 的产品技术在国内可与天津同仁堂、宏仁堂实现资源嫁接与互换,对拓宽医药行业的发展模式有很大的帮助。BJP作为研发益生菌前沿的科技企业,其消化与吸收更佳的第三代益生菌技术,将有助于狗不理包子半发面发酵更充分,营养吸收更快,而具有革命性的益生菌新技术将有效替代国内饲料中抗生素、添加剂的使用,让肉类食材更加安全可靠。新时代的“狗不理”将会始终以“大健康”的时代发展理念作为企业战略导向,力求充分满足我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感恩改革开放给予的时代机遇。我将以毕生的精力去守护振兴民族品牌的夙愿,狗不理、天津同仁堂、宏仁堂三家中华老字号将与“新时代”同频共振,带着光荣与梦想,不忘初心,昂首阔步,为做世界知名中国百年品牌的宏伟愿景继续前进!

Copyright 2016 天津市商会 版权所有

天津市工商业联合会 电话:022-27125110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花园路9号 邮编:300041

技术支持:天津青年创业园 津ICP备05000951

返回顶部